当前位置:首页>>杂志 > 金融电子化 > 【2018年10月刊】 >

把握新形势 确立新方向

文 / 本刊记者 王伟
 
2018年9月6日,金标委2018年工作会议暨第四届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在京召开。人民银行副行长、金标委主任委员范一飞,银保监会副主席、金标委常务副主任委员黄洪,证监会副主席、金标委常务副主任委员赵争平,市场监管总局标准技术管理司司长于欣丽出席会议并讲话。会上,范一飞副行长为今后一段时期的金融标准化工作提出了如下目标:“强化金融标准供给、狠抓金融标准实施、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大兴调查研究之风”。
 
总结既往,激励开拓前行
伴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的确立,金标委于1991年应运而生。范一飞在总结金标委近30年的发展历程时,将我国金融标准化事业高度概括为探索起步、快速发展、全面推进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2000年以前,金融标准化从无到有,在探索中起步。先后制定发布金融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约20项。其中,全国清算中心代码标准、银行卡发卡行及卡号标准等,对支持我国支付清算体系建设、促进银行卡应用起到了积极作用。
 
第二个阶段始于新世纪之初,金融信息化进程步入快车道,对标准的需求日益增强,金融标准化快速发展。2001~2012年,我国共制定发布金融国家标准、行业标准130余项,是2000年以前的6倍。其中,银行集中式数据中心标准、银行卡联网技术标准、征信数据标准、证券公司信息技术管理标准、保险标准化工作指南等标准的制定实施,有力支持了国民经济和金融业发展。与此同时,我国金融标准化与国际接轨步伐加快,于2004年成为ISO/TC68正式成员。
 
党的十八大以来,金融标准化工作进入全面推进阶段。短短数年间所制定发布的金融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共计150余项,相当于前20多年的总和,初步形成了政府主导制定金融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和市场自主制定金融团体标准、企业标准协同发展的新型金融标准体系,基本实现了对金融部门和金融功能的全覆盖。其中,移动支付、金融IC卡、非银行支付、金融产品和服务等领域标准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改善人民生活方面的作用日益凸显。同时,中国在金融国际标准化活动中的影响力不断提升,开始主导制定银行产品服务说明书描述规范、非银行支付系统安全等多项金融国际标准。
 
在总结前阶段金融标准化工作的成果时,银保监会副主席、金标委常务副主任委员黄洪做了三方面总结:一是优化标准供给,保标委积极推进《金融标准化十三五规划》《保险标准化十三五规划》有关任务落地实施,2017~2018年发布了《产险单证》等4项金融行业标准,11项行业标准和6项国家标准建设取得新进展,发布了17项保险行业数据规范;加强团体标准建设,支持中国银行业协会开展银行业产品和服务标准化工作,支持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和中国保险学会发布了团体标准22项。二是加强制度建设,发布的《保险标准化工作管理办法》按照由监管主导制定的政府类标准和市场自主制定的保险团体类标准的框架,推动构建新型标准体系,并研究制订了《加强和改进保险标准化工作实施方案》。三是开展宣传贯彻,通过在行业内开展《金融标准化“十三五”规划》宣讲,深入开展行业数据规范贯彻实施,深化标准化理念,有效地促进了标准与监管规章的融合。此外,还启动了《保险标准化宣贯》等课题研究,探索研究评价指标,发挥标准辅助监管作用,构建行标、团标新型保险标准体系动态完善机制。
 
证监会副主席、金标委常务副主任委员赵争平表示,标准是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重要支撑,标准化工作是推动证券期货业提升治理能力和风险防范水平的一项重要工作。证券业标准化工作成果体现在如下五个方面:一是优化工作机制,提升标准化管理水平。通过研究建立与相关监管部门、行业机构和专家学者的沟通交流机制,提高标准制定质量与效率。二是聚焦重点领域,推动标准建设。截至目前,证券分委会已累计发布标准45项,尤其是近两年发布的编码类、接口类、信息安全类标准,在推动行业资源共享、业务协同、系统互联互通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三是推进数据模型建设,数据治理水平不断提高。围绕交易、监督、披露三大业务条线,证券期货业形成了一系列具有通用性和可扩展性的行业数据模型。数据模型工作成果被纳入ISO国际标准,我国证券期货业数据治理理念和方法得到国际同业的充分认可。四是制定编码类国家标准,提升标准与行业编码管理信息化水平。针对不同机构、交易场所对相关数据的编码规则不一致的问题,证券分委会制定了《国际证券识别编码体系》《交易所和市场识别码》等3项国家标准,进一步规范了国内证券及相关金融工具的识别和管理。五是以“标准走出去”战略思想为引导,国际标准化工作取得实质性进展。证券分委会一方面加快国际先进标准的转化,缩小与发达国家标准水平的差距;另一方面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制定工作,努力争取国际标准话语权。
 
标准化工作面临的新形势
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明确了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大重点任务。范一飞指出,金融标准化工作要认清新形势、找准新定位、解决新问题,坚持新发展理念,积极应对内外部环境变化,在金融改革发展的重点、难点和热点领域发挥标准的基础、支撑和引领作用,全面推进金融标准化深入发展。同时他提出了金融标准化工作面临的三方面的新形势。
 
首先是高质量发展需要金融标准发挥更大作用。金融业真正面对老百姓的是金融产品和服务,提高金融产品和服务质量,是推动金融健康发展的出发点。习总书记强调“标准决定质量,有什么样的标准就有什么样的质量,只有高标准才有高质量”。落实以人民为中心的金融发展观,需要努力提高金融产品和服务的标准化程度,提升产品和服务质量,增强人民群众对金融产品和服务的获得感和满意度。
 
其次是现代金融治理对金融标准提出更高要求。打赢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既要着眼当前重点领域金融风险,也要标本兼治、多方施策,加快建立完善金融治理体系,做到防患未然、赢得主动,让“标准+认证”在事前准入、事中事后监管中发挥基础性作用。今年发布的金融业综合统计和金融机构资产管理等文件都是建立完善金融治理体系的重要举措,并且都强调了标准的重要性。加强金融治理重点领域的标准化建设,将有力支持金融业提高竞争能力、抗风险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第三是金融市场开放呼唤金融标准提供更多支持。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步伐显著加快。促进金融市场开放,提升市场与服务互联互通,标准是不可或缺的基础性要素。习总书记强调,要促进政策、规则、标准三位一体的联通,为互联互通提供机制保障。金融标准要紧跟我国金融市场开放的步伐,坚持引进来、走出去,支持我国金融业双向开放。
 
不忘初心,推动标准化工作谱写新篇章
展望今后一段时期的工作重心,范一飞强调指出,金标委要继承发扬金融标准化成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深入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部署,推动金融标准化工作再上新台阶。
 
一是强化金融标准供给。持续推动金融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团体标准、企业标准协调发展;推进保障人民财产安全的国家强制标准建设;加快制定金融科技和金融产品标准;建立金融业综合统计、绿色金融、普惠金融等标准体系,有效支持金融风险防控和经济可持续发展;加快国家重点科技项目“金融风险防控关键技术标准”建设进度,快出成果、早出效益。
 
二是狠抓金融标准实施。建立“规划—制定—实施—修订”相协调的金融标准化全生命周期工作机制;推进在重庆和浙江开展金融标准创新建设试点,及时总结推广新模式、新经验;落实《标准化法》,推动建立金融企业产品和服务标准的自我声明公开制度,提高金融产品和服务的透明度;发挥金融标准检测认证作用,加强支付技术产品标准实施和质量安全管理。
 
三是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积极引进国际先进标准,支持金融业提高发展质量和水平;主动在金融科技、监管科技、绿色金融等领域的国际标准研制中发挥建设性作用;大力推动我国金融标准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应用;深度参与国际金融标准化治理,提高中国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四是大兴调查研究之风。习总书记强调“调查研究是谋事之基、成事之道”,金标委不仅要组织委员单位开展调研,还要积极动员政、产、学、研各方围绕金融标准化的重点、难点和热点领域,深化调查研究,为金融标准化发展提供理论和实践支持。
 
黄洪表示,银保监会将在国标委、金标委的支持下,进一步强化标准化履职能力,更好地服务和支撑银行保险业监管工作。我们将适应金融发展的新形势,进一步加强顶层设计、完善运行机制,持续优化监管和市场标准供给,充分发挥标准的刚性约束和规范引领作用,促进银行和保险标准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更好地防范化解风险,更好地支持行业改革发展。
 
赵争平也提出了证券期货行业下一步标准化工作的5个方面:探索建立资本市场产品标准体系,以浅显易懂、言简意赅、清晰直观的标准向投资者展示产品的风险收益类型,维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围绕资本市场监管要求,聚焦数据安全、风险防控、新技术应用等领域,加大标准研制力度,发挥好标准的规范和引领效用,支持资本市场改革创新与规范发展;大力推动具有通用性和可扩展性的行业数据模型在证券期货行业的应用,为监管大数据分析提供基础,促进形成宝贵的数据资产;发挥监管部门与行业协会等自律组织的合力,通过加大宣传、政策引导、检测认证、实施情况评价等多种方式,强化标准实施落地;积极开展基础编码、机构间接口、信息披露等领域的国际标准化工作,加强资本市场交易系统及消息传输等方面的标准跟踪研究,争取主导国际标准研制,以标准“走出去”服务资本市场“走出去”。
 
多年来,我国金融业的创新发展有目共睹,其创新愈发需要标准化作支撑。对此,市场监管总局标准技术管理司司长于欣丽提出了四点建议。一是引导金融标准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要统筹制定跨市场交叉性金融产品标准,制修订绿色信贷、期货合约要素、保险营销等标准,为实体经济创造良好的金融生态;要制定实施金融基础设施、金融统计、金融信息安全等金融标准,将其作为金融制度的有效补充,助力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二是切实提高金融标准的实际应用水平。要强化标准质量控制,充分吸收利益相关方参与,实现金融标准“量”和“质”的双提升;要通过标准化试点示范、政策法规引用等方式,强化金融标准实施与后评价,完善行业组织、社会公众、媒体、消费者等多方参与的标准实施监督体系。三是以标准助力建设高层次开放型金融体系。要发挥重点领域优势,加大第三方支付、互联网金融、数字货币等领域的国际标准化工作力度,争取主导研制一批国际标准;要借鉴引进ISO、金融稳定理事会等组织制定的先进标准,指导我国金融机构建立更加系统的风险管理框架,推进我国金融业双向开放发展。四是夯实金融标准化工作基础。要适应机构改革新形势,进一步研究和优化各分技术委员会和工作组的布局,更好发挥金标委的协同效应,力争将标准化纳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框架下讨论;要引导和鼓励更多专业人员积极开展金融标准理论和应用研究,培养壮大金融标准化人才队伍,强化金融标准化基础能力建设。
 
“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和深化金融改革强烈呼唤高质量的金融标准。”最后,范一飞号召与会代表“牢记历史使命,强化责任担当,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金融发展观,加快落实金融业标准化“十三五”规划任务,齐心协力推进金融标准与金融治理融合发展,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和精准脱贫攻坚战、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作出积极贡献”。
 

  分享到: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