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杂志 > 金融电子化 > 【2018年10月刊】 >

【全国金融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李伟】推动金融标准国际交流合作再上新台阶

伴随金融业对外开放,我国金融标准国际交流合作稳步前行。国际先进金融标准“引进来”和我国优秀金融标准“走出去”,促进了我国金融业与国际金融市场接轨,支持了我国金融业改革与发展。新时代,我国金融业扩大对外开放,需要更多金融机构积极参与国际金融标准治理,推动金融标准国际交流合作再上新台阶,助力我国金融业高质量发展。

金融标准国际交流合作成果丰硕

自2004年成为国际标准化组织金融服务技术委员会(ISO/TC68)与个人理财技术委员会(ISO/TC222)的国家成员体参加成员(P成员)以来,我国金融标准国际交流合作的能力和水平不断提升。

 

一是积极引进国际先进金融标准。我国已经采用49项ISO国际金融标准,涵盖信息安全、参考数据、信息交换等领域,基本实现了我国金融标准对ISO标准的同步转化。其中,我国第二代支付系统(CNAPS)和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积极推广应用ISO20022标准,提高了我国支付清算互联互通的效率和水平。同时,我国积极实施国际金融组织制定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巴塞尔协议等国际金融标准。

 

二是广泛动员我国专家参与国际标准编制。我国推荐72名ISO注册专家,加入金融科技、数字货币、第三方支付、ISO20022语义模型等热点领域的24个ISO标准制修订工作组,深度参与数字货币安全、ISO20022语义模型、金融服务中基于Web服务的应用程序接口(WAPI)标准编制。

 

三是逐步主导制定国际金融标准。在银行产品服务说明书描述规范、非银行支付信息系统安全、资本市场交易结算等多项ISO/TC68框架下的金融国际标准的制定中发挥主导作用。由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导开发的ISO20022外汇业务报文通过国际组织认可,是我国金融业首次主导研制的国际报文。我国积极参与国际电信联盟(ITU)框架下的法定数字货币标准化工作,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担任ITU法定数字货币焦点组副主席,主导数字法币生态系统及参考架构相关研究及标准化工作。

 

四是积极推动我国金融标准“走出去”。我国芯片卡标准先后成为亚洲支付联盟、缅甸的技术标准,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塔吉克斯坦等国主流转接网络将我国芯片卡标准作为受理、发卡业务的技术标准。在中国银联的推动下,国际芯片卡及支付技术标准组织(EMVCo)正式发布二维码国际标准,有力支持银联二维码标准在境外落地,为中东欧、中亚等区域转接组织提供创新技术标准。中国银联积极推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银行卡支付技术、标准合作,提升当地支付产业发展水平,实现“一带一路”沿线支付网络互联互通,支持沿线国家和地区发展普惠金融。

 

金融标准国际交流合作迎来新机遇

当前,我国明确将继续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化活动。同时,国际金融组织和标准化组织都在努力推进国际金融标准建设,推动金融标准国际交流与合作。

 

一是继续扩大对外开放是我国新时代战略选择。十九大制定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宏伟蓝图,开启了加强中国同世界交融发展的新画卷。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过去40年中国经济发展是在开放条件下取得的,未来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也必须在更加开放条件下进行,我国将继续扩大开放、加强合作,坚定不移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大幅放宽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方面的市场准入,加强同国际经贸规则对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进口。

 

二是新标准化法和金融领域“十三五”规划都积极支持金融标准国际交流合作。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的新《标准化法》明确,积极推动参与国际标准化活动,开展标准化对外合作与交流,参与制定国际标准,结合国情采用国际标准,推进中国标准与国外标准之间的转化运用,鼓励企业、社会团体和教育、科研机构等参与国际标准化活动。“十三五”现代金融体系规划、金融业信息技术发展规划、金融业标准化体系建设发展规划,都提出了金融标准引进来和走出去的目标任务。

 

三是国际金融组织和标准化组织努力推进国际金融标准建设。2009年,在金融稳定论坛的基础上,金融稳定理事会(FSB)成立,整理了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等15个国际组织制定的约200项金融标准,建立标准库,推动制定统一产品标识(UPI)等国际金融标准。2015年,ISO发布了《ISO2016-2020年战略规划》,提出“ISO标准无处不在”的战略方向,并优化了治理机构,完善了治理体系,与ISO成员和其他国际组织的关系更加紧密。ISO标准领域拓展至消费者权益保护、健康服务、安全等社会治理领域,并努力成为国际通行的规则、模式。ISO更加关注服务标准化,制定服务国际标准,帮助成员国应对服务标准化挑战,调研服务国际标准需求以及跟踪服务标准实施情况。

 

四是ISO机构改革有利于金融标准国际交流与合作。伴随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体系的持续深度调整,金融标准化成为国际标准化合作的关注重点。2017年,ISO/TC68完成战略调整,从功能性和利益相关方的视角划分标准,标准覆盖领域更均衡,组建参考数据和信息交换两个分委会,同时常设金融科技技术咨询组负责新兴技术领域标准化的预研工作。国际金融标准由最初的信息技术标准逐渐向金融产品服务标准和金融管理标准延展,由银行业、证券业向金融科技等新业态拓展,国际金融标准的基础性、引导性和战略性的特征不断彰显。

 

金融标准引进来和走出去的新使命

新时代,推进金融对外开放,提升金融市场与服务互联互通,标准是不可或缺的基础性要素。金融标准要紧跟我国金融市场开放的步伐,坚持引进来、走出去,支持我国金融业双向开放。

 

一是深度参与国际金融标准制修订。继续推进银行产品说明书描述规范、非银行支付信息系统的安全目的、资本市场交易结算等多项金融国际标准制订,组织国内专家深入参与数字货币、金融信息安全基础设施管理、ISO20022等热点领域标准制修订过程,吸收先进技术理念,逐步提升国内市场与国际标准的对接。同时主动在金融科技、监管科技、绿色金融等领域的国际标准研制中发挥建设性作用,为我国优势领域标准走出去,积极创造有利条件。

 

二是争取在国际金融标准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加强与国际金融组织和标准化组织的沟通联络,鼓励更多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机构、金融科技企业参与国际标准制定机构的各项活动,争取承担更多国际标准工作组秘书处及领导职务,力争在国际标准技术委员会或分委会取得突破,提升中国在国际金融行业标准制定中的话语权。

 

三是大力推动我国金融标准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应用。依托标准化交流峰会与论坛等多双边交流机制,促进沿线国家、相关金融机构标准化沟通与合作。推动研究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金融合作领域的需求,有针对性地翻译我国优秀的金融标准实施案例,形成中国金融标准化最佳实践,为沿线国家提供参考。开展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金融领域标准宣贯、培训、咨询等服务,提升我国金融标准的影响力。

 

四是加强国际标准化人才培养。国际金融标准建设对专家的金融业务和标准化专业技术、知识结构、工作能力都有较高的要求,需要对经济、金融、技术、标准化等方面均有较为深入的认识和理解,因此应加强培养既懂业务、技术,又懂标准化知识,熟练掌握外语沟通能力的专家型、复合型人才。

  分享到: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