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杂志 > 金融电子化 > 【2018年2月刊】 >

打造新时代的“换道超车”引擎 —— 浦发银行副行长潘卫东解读数字化转型价值


 浦发银行副行长  潘卫东
自“十三五”开局提出“数字化”战略以来,浦发银行充分发挥信息科技先行优势,持续加大科技投入力度,以数字化技术的研究、引入和应用为切入点,集约化布局全行业务创新战略。两年来,在网上获客、智能风控、线上营销、财务管理等零售、对公业务的多个领域快速推进“换道超车”策略,将数字化体系整体注入全渠道业务的全流程闭环操作,成效显著。围绕数字化时代的转型难点、实践和思考,浦发银行副行长潘卫东接受了本刊记者采访。

 

 

 
 
 

新时代召唤数字化转型提速

 
 
 

 

从工业革命到信息化革命,从移动时代到智能时代,随着市场响应、数据分析、敏捷开发、精细管理等领域新需求的不断涌现,银行服务模式从“转型期”走向“颠覆期”。“新时代对外服务和对内管理的变革召唤金融行业数字化转型提速升级。”潘卫东表示:“新技术与金融的深度结合,将为银行的业态展现、内在动能、服务效率带来革命性的改变。数字化转型是新时代银行应对挑战、把握机遇的系统工程,数字化工作的核心是金融科技的应用。”

 

为应对“颠覆期”客户服务模式、内部管理、风险控制的巨大变化,浦发银行展开了全领域、全流程、广连结、多维度的数字化转型布局,再造产品、营销、服务、风控等全业务流程。通过数字化推动产品服务、经营管理模式的创新,把握新的业务增长点。

 

2017年5月,浦发银行自主研发的新一代核心系统上线。作为打造新时代核心竞争优势的基础工程,新核心聚焦提升客户体验、提升产品创新效率、提升管理降本增效的实际功能,为数字化银行建设提供了强劲的系统和平台支持,并持续为零售金融、公司金融、金融市场三大业务板块输送新动能。

 

在零售业务领域,一方面,构建开放式互联网金融平台。应用API前沿技术,将财富管理、消费信贷、开户、支付等服务快速对外输出,融入互联网场景,实现客户服务“所见即所得”。例如信用卡业务,通过与互联网企业的场景化合作,2017年网上新增客户占比达到70%。与中国移动合作,构建了20多个全网和省市营业厅的线上对接平台,客户可在这些平台上享受综合金融服务。

 

另一方面,实现了零售业务从获客到产品、服务、营销乃至整体风控的全流程数字化再造。目前,浦发银行已为零售客户构建了8000多个数据标签,聚焦精准客户画像并快速响应诉求。2016年10月,浦发银行在业内率先推出智能投顾,实现了一键资产诊断并推荐财富产品、一键下单交易等服务。目前,浦发银行正运用人工智能、量化交易等技术迭代,规划“浦发大脑”建设,并已于2017年底发布了业内首款实现VoiceID和AI交互的智能APP,并在APP中推出融合智能算法技术的智能投顾2.0版本——“浦发极客智投”,形成了用户分析、策略制定、产品遴选、交易执行、账户持续跟踪再分析的全流程闭环智能投顾服务。

 

 

在公司金融领域,利用数字化技术深耕产业链金融服务。支持客户“互联网+”流程再造,推出对接行业的线上平台,目前已上线超过700个智慧社区,有效注册用户数超过24000户。同时,向核心客户及上下游客户提供个性化的云资金监管服务,包括云端在线财务、供应链融资、支付结算等综合服务。

 

在金融市场领域,为机构客户推出“e同行”金融服务交易平台,支持场外资金交易,包括资产转让等业务。截至2017年11月末,已服务超过380家机构,累计交易规模近2000亿元。

 

“数字化转型的难点不是技术应用,而是流程重构。”潘卫东进一步说明,数字化改变了客户体验的模式,需要银行调整管理架构、重构业务流程。以往银行擅长在垂直领域做系统优化和流程改造,而现代银行需要打破垂直架构的局限性,与互联网平台做平行对接。

 
 
 

数字化转型需同步内嵌风控体系

 
 
 

 

业务流程的重构带来了新的数字化风险。一旦重要数据因网络攻击或意外事件泄露,将会导致企业的品牌信誉、数据资产遭受严重损失。一旦酿成系统性信息安全事件,将会动摇企业的业务基础。对此,潘卫东表示:“数字化创新和数字化风险是同步发生的。必须同步认识业务创新与风险管控的关系,基于网络技术的特性,防止互联网风险传导。”

 

潘卫东介绍,浦发银行已建立包括企业信贷服务系统、额度管理系统、抵质押品管理系统、操作风险管理系统等,覆盖信用、市场、操作、合规等风险领域,为定量化、精细化提升全面风险管理能力提供系统支持。其中亮点是,推动实施“天眼”计划,建设“天眼”系统,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先进技术手段开展集中式作业。依托强大的信息挖掘与整合能力,动态刻画客户、业务、押品等风险主体的立体风险视图和风险收益视图,为风险管理和风险经营提供决策支持和服务支撑。

 

同时,打造企业级反欺诈系统。运用大数据技术收集处理碎片化数据,多维度诊断和处理用户的异常交易行为,涵盖线上线下交易,嵌入各类金融应用场景,实现对高风险交易的实时拦截,欺诈损失率控制在低于百万分之一的领先水平。例如,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在营销人员风险控制方面,构建量化模型,识别高、中、低不同等级风险,及时把控高风险信用卡进件质量。在不良账户催收方面,基于大数据技术,建立客户关系脉络图,有效修复失联客户信息。在客户身份识别方面,多维度判断客户身份真实性,协助服务热线、自助服务渠道防范欺诈风险。

 

此外,创新推出符合国密安全算法的第三代U-Key,联合中国移动业内首创“云语音”和手机SIM盾等移动金融数字化安全认证工具,在用户使用手机银行登录、资金转出等业务时,根据风险等级状况,开展设备指纹校验、防转接电话外呼等方式全方位守护用户的信息安全和交易安全。

 

“数字化银行的经营风险与传统风险截然不同。”对于新兴业务模式下的整体风控思路,潘卫东总结道:“数字化的最大挑战是风险控制。在不降低安全性的前提下加快互联网新技术架构的应用,同步内嵌风控体系,全面、有效、实时地控制风险,结合浦发的集团化经营优势,更好地提升科技服务能力,是我们现阶段的策略。”

 

 

 
 
 

数字化转型驱动开放式金融创新

 
 
 

 

在践行数字化战略的过程中,浦发银行积极推动业务经营嵌入实体经济场景,打造线上经营平台,加强线上获客和经营。据悉,浦发银行已与中国移动、阿里巴巴、腾讯等企业开展合作,用科技将金融融入到合作方的服务场景中,打造“通信+金融”、“消费+金融”、“社交+金融”多样化服务模式。在中国移动5个全网平台、26个省/市平台开设金融专区,2017年累计线上获客近30万户;与50多家公积金中心连接,提供便捷的公积金点贷服务;与阿里、腾讯等互联网企业开展信用卡合作,为超过600万新客户提供服务。此外,浦发银行还积极探索与更多的政府机构、行业平台、通信、交通、医疗及互联网企业等进行数据连接,通过广泛融合,努力让金融服务触手可及。

 

场景化驱动了客户交易大量向线上迁移。面对传统网点转型的痛点,潘卫东认为,虽然客户的交易模式是在线上,但客户仍然需要线下的触点。“未来的网点就是服务客户的场景。客户需要什么场景,我们就把网点变成什么场景。未来网点不会千篇一律。”与当前标准化、全功能的网点比较,未来网点将呈现区域化、特色化的特点,除基本金融服务外,还将提供客户喜闻乐见的场景化服务。

 

“未来5~10年,人工智能、API、区块链、物联网四项技术将逐步成熟,并在金融业得到一定规模的实际应用。”潘卫东介绍,为顺应人工智能发展趋势,浦发银行发起成立了开放性的智能金融创新联盟,百度、科大讯飞、上海清算所等首批加入,后续还将适时扩大创新联盟范围。通过搭建集各方智慧的智能金融创新平台,遵循开放共赢的合作理念,发挥各方优势,努力实现人工智能在金融领域的创新探索和深度应用。



 
 
 

聚焦科技突破,打造一流数字生态银行

 
 
 

 

“在全球互联网经济快速发展时代背景下,中国的商业银行已经成为金融科技的探索者和领航者。未来,分布式技术、云计算将推动我们的基础架构更加开放,服务、管理和内控更趋场景化。”谈及未来数字化转型的空间和趋势,潘卫东如是说。

 

近日,浦发银行正式提出未来五年全行发展战略目标:以客户为中心,科技引领,打造一流数字生态银行,推动该行实现高质量发展。下一步,将聚焦科技突破,围绕基础设施、服务流程、业务应用等维度,开展重点数字化项目群实施,推进数字生态银行2.0建设,强化战略实施。

 

潘卫东介绍,高效、直达、智能、共享的数字化生态平台是浦发银行数字生态银行2.0的重要特征。浦发银行数字生态银行2.0将运用数字化技术,打破和消除业务管理、客户服务、产品创设、风险和运营等很多领域的中间环节。

 

未来五年,浦发银行建设一流数字生态银行,将推动该行实现高质量发展:在客户服务上,浦发银行将为客户便捷高效地提供多样化、组合化、场景化金融服务,提升客户体验,满足客户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业务结构上,浦发银行将实现多种金融生态、不同金融业务的协调发展,形成动态合理的业务结构;在增长动力上,浦发银行将坚持制度创新、科技引领、优化人才结构,实现高效、敏捷、持续的动力变革;在发展效果上,浦发银行将构建科学的风控体系,实现良好的发展质量和效益,持续为客户、股东、员工和社会创造价值。

  分享到: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